军文通教育
—专注军队文职培训

七年非现役文职人员的真实感受

来源:军文通教育

1、只是想写写这些年的真实感受,尽量会客观的来说工作经历;这个感想只是有时间就写,想起一件事就写一件,因此可能比较凌乱,


2、我是教员的岗位,但因为军队政治课的特殊性不能上,注定了是教员岗但实际只是打杂的角色,大家可以想象我的心里落差;


3、我们同事大家关系都很好,领导原来在福利上什么的对待我们都是一样的,当然也有极个别的像这个吧里提到的看不起文职人员的干部(包括士官)。应该说,这种歧视是一种制度上的歧视;


4、既然上一点说了是制度歧视,所以不要梦想文职干部脱军装和文职人员地位、待遇提高有什么关系,文职人员和军人是两套完全不同的制度体系,只能说这是改革的一部分,只能寄希望于文职人员制度的健全,而不可能是文职干部脱军装或者不好了,我们这个群体就好了,所以仔细想想两者并没有因果关系。


5、文职人员总体肯定是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各方面也会逐步完善,就是不知道需要多久,反正改革的试验品总是最悲惨的。


6、那几年看过外军文职人员制度,但我们想采用人家的制度时,会说国外怎么怎么,但如果不想采用,总是会用中国特色作为借口。到今年6月,我就工作满7年了,尽管可能以后会越来越好,但还是辞职了。同事包括很多文职人员,都说我走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大的怨气,纯粹只是为了自己的发展考虑。这个吧里的确很多时候是很大的抱怨和负面评价,虽然有些时候言过其实,但大多数时候所说的问题还是存在的,所以感同身受。想想自己已经解脱了一段时间,就来谈谈自己这几年的感受。下面本人尽量客观的来说说自己这些年的经历,也给后来的一些参考。


2008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我为自己找到了学校,而且是大学、军校的工作很是开心。我们班里的同学,上这个研究生大多数是冲着以后当老师去的,有的同学以前是学的理科,甚至有些工作了很多年的也都来考了这个文科的研究生。而当时,进一般的公办本科院校当上课的老师都必须是博士,甚至许多学校的辅导员都有诸如年龄,211的限制。在我已经能够进这家学校之后,有所外省的地市级普通本科院校(它离我的本科院校比较近,估计是看中了我本科是那所211而且是全国排名前40的院校的名气,我硕士院校非211)给我打了电话,说我可以去面试辅导员,而且说他们因为经过了初选,能够通知的人基本上就是定了的人选。但此时军校也可以去了,而且离家近,听上去又是教员的岗位,于是我就谢谢了。

刚开始很为自己的专业和学校自卑,但后来发现不论是我的本科还是硕士学校都还是挺好的,尽管试用期过后工资还不到2000,但那时刚毕业的军校理工科硕士也才2500多一点,尽管他们另外会有伙食补贴、衣服什么的都是发的,但工资差距没有那么多。而且我这文科的就业本来就不怎么好,所以还是觉得这个工作来之不易。当时学校只有教师节、国庆节和过年有三次福利,文职人员还打六折。更多的福利来自于自己小单位,但后来随着八项规定出台,军人工资的大幅度增长,学校仅有的三个福利都没了。自己小单位也因为各种原因不再有平时的福利。很多军人说这是要工资透明化,把工资涨上去,不让发福利了。但是我们文职人员工资没涨多少,但福利没了。而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因为工资发到卡里,只是一串数字,但是发到手里的福利,尽管不多,但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是教研室目前为止,待的时间最长的文职人员了。我进来后,是第3个文职人员,前面有两个,一个年龄很大了,一个比我小。而军人(文职军人和技术干部)有30个左右,是个很大的教研室了。200811月,年龄较大的那个文职因为老公博士毕业去了高校,可以把她带去,剩下了我和另一个文职人员,当时没什么感觉,但等到她再离开之后,就剩下我一个文职人员,才觉得心里特别难受。于是后来2010年又来了一个学法学的文职,我特别开心,总算感觉有了自己的伙伴,她来了之后,领导并没有让她参加讲课考核,而是主要负责教研室的自学考试和杂活,我们关系很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都要一起打杂,她其实已经保送上了研究生,但是放弃先工作了。她有次在窗外听到几个站岗的小兵和士官说了一些,大体是文职人员在这里都是吃干饭的什么什么,她非常生气。跟我说的时候我也是挺气愤的。其实她是挺自卑的一个人,因为在教研室的人都能上课,除了极个别之外基本都是研究生,她既为自己的本科学历自卑也为自己不能上课自卑,同时又为自己因为关系而自卑,我告诉她其实很多人都有关系,只要好好干就好了。骨子里她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适应这里的人,在无法融入这个环境之后,她不断的去考公务员试图来做自己喜欢的事,从事跟自己本专业相关的工作。经过了很多次的失败,她终于脱离了这片苦海,考上了法院,尽管工作后比较辛苦,也没有想象中的待遇,但是很做自己喜欢的工作还是非常幸运的,这也是她自己不断努力才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由衷的祝贺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又是我自己一个人。2012年初,教研室又来了一个文职,也是从事一样的工作,我们也经常在一起探讨这的发展问题,之后学院编制调整,从其他科室又转来几个文职人员,对于她们来,我是很高兴的,毕竟自己的伙伴多了起来,至于其他单位出现的年底考评考核、优秀谁拿等等一些问题我觉得毕竟人少,大家轮着拿也行。何必争的关系紧张兮兮的。当然,因为我是**一个研究生,又加上毕竟干的时间长了,工作科研也还不错,就算后来出现了超编的问题,可以说只要我自己不走,基本不会担心去留的问题。等到我开始写这个类似工作总结的时候,2012年来的那个文职人员也考上了研究生,很快她也会辞职去上学了。这大概都是我们这个群体在困境中的解脱。

我进来时编制是在法学教研室,但它和政治理论是合在一起的。我先是准备教学的考核,最后拿到优秀奖,得了个奖状。(它的考核不分几等奖,只评优秀和合格)教研室还在开会时提到这事,领导还让所有教员鼓掌祝贺。当时还觉得怪怪的。原来口头表扬在军队里也是很重视的。后来才慢慢发现,教研室的同事讲课都很厉害,都讲的很好!之后给军队地方学生(就是不穿军装的学生,已成为历史)上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这门课。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一批,之后没有地方生了,而且没有法学课程,因此我也就处于没有课的状态了。这几年中,也断断续续的给穿军装的学员上了课。但每次排课的时候特别难受,因为我明明是教员岗位,却没办法上课,拿不到课时费。和外语、数学同样式文职人员的一比,差异一下就现出来了,而且我们要求严格坐班。没有课就得在那里坐着。这也和别的教研室形成了不同。当然,这些要求我认为都没有什么,别人能做到的,我当然也可以做到,纪律严格一点并没有什么。但是我却发现,我大概是我们学校里面文职人员位置最尴尬的一个,因为别人是行政岗就专心做行政,是教员就专心搞好教学,但是我是教员岗位,但是却连上课的资格都成了问题,这确实让人心理很不好受。几年当中,领导和同事还是比较关心我,排课时把我名字排在别人后面,也让我上了一些正课。也算是陆续上了一些课。但是2013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评估,说有专家在哪个学校发现有文职在上政治课,那些专家其实只是提出了这个问题,并没有说什么,于是连带着我就不能上课了。后来,也就只开开选修课,所以当时不用上课,不用被听课。但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啊。军校**的一个特点是很重视上课质量,但是教员没有充分的时间备课,杂事又特别多,就是上课的过程中也有很多别的事情,这也许和军队的特点有关。


我刚来后,就接手了辞职的文职人员的一些基本杂活。也就是说,当时是边断断续续上课,边干些杂活。包括每天拿报纸、订报这些事,其他部门取报纸的都是雇佣的年龄很小的临时工,我们因为报纸杂志多,就自己专门取,但因为当时总算还上点课,所以作为年轻人,这些活多干干也没什么。我说过我可能是个谨小慎微的人,所以在办公室里最害怕主任叫我,一叫就肯定有事,而且杂活特别多,后来又来的两个文职人员,包括关系特别好的几个干部都说主任怎么老叫你,还有些说是用你用顺手了。我自己也可能是比较负责的人,所以当我有两年中各有一次在过年后去外地上课的机会时(学校的训练基地,有学生在那边),两年中各去了两个月,因为那个地方上完课就没事了,我得到了完全放松,以至于回来后就胖了,同事们都说那个地方的饭菜那么难吃,你去了两个月竟然都吃胖了,看来比较轻松。我自己也认为是心理上的轻松才胖的。在办公室竟然是有这么大的压力啊!


2009年,我们被组织去听了一场文职人员报告会,有个护士去了汶川地震救灾,说刚开始领导不让去,她急的找了领导最后去了。我们军人同事直接说她肯定有关系,没有关系不可能去。还有个北京理工的副教授(忘了具体哪个学校)竟然跑到一个军校去当非现役文职了,我们都觉得不知他怎么想的,跑来当文职人员,人家能给你副高的待遇吗?能给你该有的尊重吗?能让你安心搞科研吗?反正我们都认为他脑子被驴踢了,不太正常。还有个是海归的英文硕士,教英语的。而我认为:这几个人尽管可能事迹很感人,也很优秀。但不具有普遍性,我们大部分人没有他们这样的机会,也注定我们只能是个普通人。就好像给我们画了一个空中楼阁,让他们看上去很美,也确是可以鼓励我们向他们看齐,但问题是我们直接连上楼的楼梯都没有啊。根本不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


我因为毕竟上课不多,多少还有点时间,再说我前几年都住宿舍,晚上基本在办公室,所以发了不少文章,**年评职称时,我觉得差不多,因为课也有,发表文章也是最多的,但在文职人员里专门评,还是没评上。同年进来的三个学数学的,都没评上,直到第二年,我们四个才评上了讲师。记得第二年我述职完之后,和我们教研室的评委在交流的时候,因为回避制度他并没有给我打分。但他说的一句话却让我今后感概了万千。他说“小宋你挺努力的”,就这很普通的一句话让我感动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大概是在极度压抑的条件下,我极力想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差,因此才会这么努力。听到这话特别感动,觉得终于有人看到了自己的努力,肯定了自己。客观的说,除了两个政治学院,可能在其他学校里人文社科类总是处于边缘学科,根本没有理工科那些个课题,在上课量又不能是我自身能控制的前提下,写点文章就是我**的一个努力方向。建军85周年,我的一篇文章获得了教研室**一个(总政、总参、总后这个级别的征文)征文三等奖奖励,而教研室的教授都没有获奖。后来一想,这篇文章我前后修改大概写了1年多,自认为是就我自身水平来讲比较好的文章了。


刚来的时候说职称很好评,可是没想到,从当年开始职称不仅是我们,包括干部的职称都很难评。到后来特别是2013年以后,按《条例》实施了新的套改之后,文职人员的岗位等级的晋级有比例和限制,因为11级名额有限,全校8个人只有23个名额。在我评上中职后是10级,而中职对应的1098级,条例也明确有了4:3:3的比例。换句话说,如果9级人员已满,即使你在优秀也无法进到9级。除非他升入8级空出9级的名额,或者评上副高直接升入7级。

记得在2011年底还是2012年初,就是为《条例》征求意见。我作为学校代表和另一个文职去参加了名为西北地区军校文职人员座谈会,但是当大家提出各种问题的时候,那个开会的领导总是把话抢过去,说的内容都是按现有的政策办的,现在没有政策也就没有可能解决。感觉不是收集意见,而是我们提一个问题,他就挡回来,提一个问题就挡回来。连我们提到的待遇问题,按事业单位走,但事业单位不同的单位待遇都不一样,究竟按哪个单位的待遇等等都没有解决。我感觉就是2个问题有个着落,一个是证件的问题,说会统一证件;再就是统一服装。其实这两个问题根本就不是实质问题,记得最后吃饭时,来四总部的很多领导和开会各个院校的领导,我们是分开吃的,安排的干事还让我们去敬酒,有个领导还说,服装正在设计,肯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待遇。可是等到我辞职,也没看见统一的证件和服装。而2013年《条例》出台,很多人之前都说我们要涨工资了,而且涨的很多,事实上按照条例一套改,我们很多人反而降了,学校看我们可怜,采取就高不就低原则。因为研究生有个学历补贴,同事评上讲师后也涨了几百,但是条例实施后,评上讲师也就多不到200元。晕!


还有一个就是初级40,中职45不续聘的问题。这个问题现实存在。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改变,但现有的政策市除非评上副高,除非你很优秀,大多数文职人员是没有办法干到退休的。这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的特点的体现。想想军人都存在转业的问题,很多人也很迷茫,文职人员制度作为一个新的制度,这个群体迷茫就很正常了。一句话,这是制度使然。


正因为级别晋升和中职年龄的限制,才迫使我不得不思考今后的发展。很明显,评中职还能上课都那么艰难,如果以后不上课,我晋级、评职称都会成为很大的麻烦。连课都没有的教员如何去评副高?就凭文章恐怕不行,你写人家也写,但人家上课你不上课,在我看来,评职称的大门已经基本被堵死。其实2011年,我刚来3年就投过一个简历,当时主要是合同期满,没评上职称,也还可以上课,所以打电话让试讲的时候我就没去。但是这个问题在2013年文职人员条例出台后就呈现出来,20138月,当时已经特别迷茫,我又投过一个中学简历,在招聘启事上的待遇也比现在多,比我现在要强,我准备了课件,但没怎么仔细准备讲稿,讲的时候没有课件,这下我又点措手不及,结果可想而知,没有别录取。那个老师还说今天来的人都是初选合格的人,就算这次没录取以后也有机会。但我经过这次面试之后,一时不安的心却平静下来,同时很大的收获,外面的机会很多,只要充分准备,还是可以把握住的。2014年年底,有三本院校招人,我就试着投了,其中一个在元旦之前就试讲,同时来试讲的人有好几个,这次我准备了课件还有讲稿,比较充分,讲完之后我自我感觉可以,后面讲的人出来给我说他进去后评委还在说我讲的很好,心理已经觉得应该是我挑这家单位了。果然,没几天就通知我单位有意聘用我,并且说了待遇,总体来说比目前的高,但这是建立在上很多课的基础之上的,因为它有基本任务量并任务量很大,只有上完基本任务后才会拿课时费。而目前文职岗位基本的定位就是打打教研室的杂,杂事、小事情比较多,但很多时候还是比较轻松。但是心理上的压抑特别难受。而民办的三本院校根本不会养闲人,他们招人一定是缺人,来了也不会让你闲着。当时心理也很矛盾,毕竟已经在军队工作了将近7年,多少还是有点感情,而且人想改变现状是需要很大勇气的。我们文职人员聊天时,从很多年前就开始说在这个地方待久了,出去会很难适应外面的世界,这类似于温水煮青蛙。我问了很多人,包括很多关系好的军人,他们都支持我,还有领导说看我整天荒废着,还想着建议我去考博士,有些同事说这条条框框太多,折磨人都不带装的,还有人说挣钱多少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人干活整天都不顺心,确实挺难受的。但是假期里我还是有点犹豫,但是自己也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我应该会去,因为那边已经把下学期的课排上了。所以尽管可能6月军队整体有大的改革,文职人员制度也可能会向好的方向调整,但我实在不愿意等了。


我是文职人员里面男的研究生最后一个走的。在我走之后,硕士已经没有男的了。由此也可以看出来这个地方其实不太适合男生,特别是理工科专业,我因为专业受限,干了七年之后都走了,对于就业较好的专业的男生而言真不是理想的职业。女孩可能还存在想找个轻松工作的想法,但是男的基本不会也不能这么想,很多时候女生可以有通融,比如说早上出操,女孩子可以经常请假,但男的你老请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


就这样,201535号,我去新单位报到。39号就上课,因为上两门课,备课压力还比较大。但是在新单位,氛围比较宽松,也没有那么多事,虽然有时候一天上6节课很累,但心里却无比轻松,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之前离职的同事说,我们在新单位赢得了自尊、赢得了尊重,所以不要和以前比。